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灵能百分百 灵茂) 黎明远征 11

灵幻在当晚做了个梦,这次没有可爱小男孩也没有绿色幽灵,而是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们正在追赶一位有著黑色头发的男孩,画面动的很快,灵幻好不容易才捕捉到对方的脸庞似乎在哪里见过,而这场景又是那么符合他所想像的,男孩在深山里转了几个弯以便甩掉后头的男人,他的身手飞快迅速,甚至像魔法师那样从指头闪出微弱的亮光,就像茂夫之前使的把戏,接着众多追赶者便被树枝或过长的杂草给绊倒或挡住视线,灵幻看得连连惊叹,画面异常火爆,只差没有爆米花和可乐了。



接着视线跳转,奔跑着的男孩爬下山坡又爬上小径,他绕了好几圈才跑到目的地,灵幻快速地把剧情连在一起,他才终于确定那个人是他早上的顾客,而他要找的人就是影山茂夫。

“他们要来了!”声音比较建气的男孩向对方大喊,他还依然气喘吁吁,惹得他刚讲完话便咳起嗽来。“你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我不能走─”另一方发出婉拒的要求,他轻声却肯定的道:“原山神离开了,我必须一辈子待在这里─”



“你现在还在讲什么!想想看你的父母、你甚至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晓得去了─”他讲的口沫横飞,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他口里默念了几句话,灵幻没有听见。

“他怎么了?”刚刚口气温和的男孩突然变了个样,他眼神执著,雨直直落下也不闭上眼睛,“他们的目标是我,如果我逃了才是会连累到他。”

“不─他已经,”男孩咬了咬下唇,他的声音已经乱了调,“─你必须离开,他们都把所有事情堆到你头上,但你根本没有必要─”



男孩的话还尚未说完,在一个剧烈的声响后就倒在了泥泞上,他清楚的感觉到雨顺着自己脸颊滑下,接着他闭上双眼,再也没有起身过。







灵幻猛然张开双眼,他的睡眠时间有一半就在一场梦中度过了,外头又是天光大亮,脖子和后背甚至出了好多汗。

如果没有意外他可能链接到了某种讯息,比如说花泽或是茂夫的,但他全程都以第三人称壁上观,好像脑内自动形成电影院。



他有很多事等着思考,这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放置大脑,他决定动身去靠近城市的地方晃晃,或许又会给他顺便捞上几个宝贝或奇遇,只要不要遇上那位脑袋有毛病的小道士一切安好。



灵幻只拎着一袋扁背包就出了门,接着他的裤袋里传来手机铃声,惹得他的好心情扫兴了一半。



「喂,您好,这里灵幻,警察局直走右转不送。」

「诶等等不要这样啦,我之前才被你掛断过一次,好不容易又连络上你就通融让我讲几句话嘛。」

「三句。」

「三句!?不行啦,太强人所难了!」

灵幻摇头叹了声气,现在年轻人真是给了机会也不好好利用,仅有的三句话就这样报销了。



然而对方穷追不舍,他将电话号码封锁也没用,不知道神棍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有这么多不同的电话号码,最后灵幻在第十三次的铃声袭击下宣告溃败,他受不了一路上都要忍受疯狂来电,他宁愿去换电话号码让耳根清静。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把我的手机铃声换成大悲咒的?」灵幻质问,异常担心起自己的铃声可不可以调的回来,他不想要走在路上手机突然响起宗教音乐。

「不然你不接阿,」对面的语气听起来颇为无辜,灵幻哼笑一声,他早该在第一次见面时把对方打烂,「放心,下次我会放另一首歌,你不会腻。」

「快点,有什么事要说,我很忙。」灵幻打了一声哈欠,他在等公车的时间里可以慢慢跟他耗。



「我当然是来给你情报的啦!做相谈的不都喜欢这类东西吗?」夏川笑的诡异,灵幻几乎能想像那一副奸商的样子。

「前提是你的情报要够吸引我。」灵幻开价,他固然对情报有兴趣,但过度损失可不是他的先前条件。

「我打听到你家小朋友前几天去了地府一趟,他那天可不只惊动了地下,连天上都知道了,两界都沸沸扬扬的,我也很好奇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让他必须动身离开玉座,原来他─」

「他怎样?你继续说啊?」灵幻在公车站旁开嗓子大喊,他毫不顾忌,反正这里没人。

「不行阿,要代价。」



道士语音刚落便掛断了电话,灵幻朝着已经断讯的手机屏幕骂了几声,接着公车的行驶声从远方传来,然而当它终于到站时,灵幻才发觉这根本不是巴士,这是一台该死的黑色厢型车。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把一台公车变成你家炫富车的?」

「我没有变啊?」夏川从后座探出脑袋来,这次他换下拘谨的西装改成轻便的便衣,他伸手往左方一指,一台公车明显往反方向驶远了。「你要的公车早就过了。」



世界真奇妙,都不喜欢跟他解释来龙去脉,灵幻瞇了瞇眼,他低声询问:

「多少钱?」

「不用太多,你两年的壽命就好了。」

「你这是抢劫,没有职业道德。」

「还好意思说!」夏川将后门用力打开,颇有黑社会老大的霸道,「况且两年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屁用,我都活了这么久两年算什么?到底要不要听!」



灵幻自嘲地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抗拒秘密,他最喜欢听別人讲八卦了,但头一次见到这么高成本的代价。

「人终究难逃一死,真相重要还是命重要?」

「不能这样说阿,万一我的死期是明天的两年后呢?」

「你这人有点狗屎运,不可能这么早死,」夏川的手指头动了动,好像算命师那样,他的眉头轻皱,得知了端倪也不说,「反正放心,两年的壽命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我收便宜了。」

「你看出我未来成为灵能界的新星?」

「猜那么远干嘛啦,快点上来不要废话。」



灵幻往四处望了望,接着偷偷摸摸上了黑色厢型车,他眼神锋利的瞪着夏川,就算两年壽命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不捞个够本真的对不起他叫作灵幻新隆。

「花泽辉气,你应该已经见过他了吧?」

「他是不是染成金毛?」灵幻丟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表情却极为认真严肃。

「呃...对那的确是染的,一般日本人都不会有金色头发啊?」夏川虽然觉得怪异也还是回了,随后他又拉回正题继续道:



「他们家是做除妖的,跟你家山神现在虽然并不相克克,但是好久好久以前他们有点孽缘,你相信上一辈子吗?」

「都到这时节了我还不信是在自己骗自己吗。」

「也是啦,我其实跟茂夫之前也有些过节,这有点难解释,但你要相信我本性不坏喔。」

「你快讲。」灵幻敷衍过去,他要相信谁是他的选择,反正他来这边坐完客听完情报就滚回家洗洗睡了。



「茂夫他在还不是灵体的时候就拥有强大的能力了,但在那个时代背景拥有灵力不是什么好兆头,想想看思想未开放时期的西方女巫最后都成了什么样,你可以直接把同样的理念套用在茂夫身上。」

「这又要讲到更久以前,曾经的原山神跟茂夫是朋友,直到某天当地的人开始肆意开发林地,山神当然是先请茂夫转告,茂夫确实做了后却被人家认成骗子,村民看着他们家的权势才一直迟迟没有给出极端回应,要不然事件应该会更果决的多。」

「村民没有听进茂夫的警告,因此山神起了怒便将一批人给送上西天,这时候人们不但没有接受劝诫反而将错推给小孩子,说他从好久以前就在到处胡言乱语,就是这样乱说话才会遭天谴,那几天村子连续下了好几天大雨,甚至太阳都不曾出现在天上,茂夫看不下去而跟山神打了一架,而原山神落败,茂夫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掌管了那片土地,这也代表着他终身不得再踏入山以外的领域。」



灵幻虽然老早就听过一遍,但他的心情依然放不下,他要是在那个年代肯定直接把小孩抓着就跑,告诉他逃走也不是什么丟脸的事。

「茂夫在大战完山神后精神恍惚,第一他那时已经耗费太多力气,第二是必须得一下子承接原本不应该属于他的另一个能力,而愚蠢的人类总是喜欢自相残杀,所以他们决定要影山家把茂夫送出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在某一晚他们家被放了火,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但大家都晓得这是命中注定的。」



灵幻捏了捏眉心,他撑着脸颊看向窗外,车已经开到他不晓得的地方了,他还回的去吗?

「那场大火发生时茂夫没有在现场,他被村民给弄昏迷然后绑到了一间屋子里去,而茂夫的父母为了保护弟弟而丧命,茂夫在清醒后凭著自身的力量逃出了小屋,他在路上碰上花泽,花泽在当时被另一批村民追赶,他利用了点小把戏才脱开,然而找到了茂夫后却说服不了他离开,人类山神难得显现出了执著,说不离开就是没有第二句话,最后花泽和茂夫走上了最坏的结果,他们的生命终结,茂夫彻底的接管了山,而花泽则是等待下一次的来世,因为他身分比较特殊,所以很快就可以轮到他。」



「所以他的下一次就是现在?」

「不是,他已经轮了好多次了,」夏川摇了下头,他的发言让灵幻感到一丝凉意,「他每一次都在找著梦里的一个人,然而却从没有碰上就因为意外而死了,但却也因为世世的累积他终于积沙成塔,到了这一回又有对的时机和对的人,他自然碰上那人的机率就加大了。」

「你的意思是他都在找著茂夫?」灵幻皱眉,他没有想到有人会对一场梦世世代代都在执著,「他哪来的动力?」

「这就是命运吧,不管走上多少时间和路线都会牵引到一样的地方,他就是会碰上该碰到的人,可能是他死性不改,也可能是他当时的执念太深了。」



「你这么一说他们俩相遇也挺好的啊?为什么旧友不得─」

「为什么不可以相见吗?他们当然不能见面,我说过花泽家是除妖世家,他们是很硬派的派系,不会让厉鬼或妖怪有通融的权力,茂夫的手法总是过於温柔,能力却又大的可怕,而这时候好久以前的历史又要重新上演了,茂夫的出现肯定是对花泽来说一个重大转折点,只要一个闪失花泽就会出问题,你想想看这样花泽家还会放过你家小朋友吗?他们比我可怕太多倍了,连神都想杀,所以我才不喜欢他们,太过狂妄自大,两个根本就相克克的属性注定他们不能有交集。」



灵幻抿了抿嘴,他点头表示了解,小道士的意思是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改变不了多少现况,但了解那些东西对他来说也不算差,至少他很喜欢。

「他那天到底去地府干了什么?」

「他当然是去找为什么花泽会遇上他的原因了,他对下世没有了解得很深,但他因为颇为有名所以自然有人给他开道,有人告诉他那确实是花泽辉气,而他的命运是无法改变,得看他自己造化。」



「那茂夫的弟弟呢?为什么我都没有听他提起?」

夏川愣了一下,他张大眼睛转了下眼珠子,看起来有些意外,却在下一秒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

「我不晓得,但那肯定是一个大转捩。」

「那我是什么?」

「你?」夏川挑了挑眉,样子有够轻浮,他比出食指在灵幻面前摇了摇,「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个硬闯入电影里的观众,而最让人觉得奇葩的是你还真的误打误撞的成为了里头的演员。」

「有钱拿吗?」

「你败光你自己了啦,下辈子再说。」





-TBC-








作者吐槽:



到了第十一张才来提醒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太晚XDDDD

其实我文章里有挺多部分跟原作是有相仿的,我想有些心思细腻的读者大概也有微微意识到...吧?(还是不够明显WWW

你可以把它想成我的致敬,但它们也同样是伏笔。

然后很抱歉我知道我最近都更很慢,可是课业方面真的比较紧凑,所以我在尽量把量打长了(平常才两千左右我就结束一张了XDDDDDDD,我这次有给两倍((


评论(3)
热度(16)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