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灵能百分百 灵茂) 黎明远征 08

灵幻趁着夜幕低垂时偷溜下山,俗话说家是最好的避风港,但他回到客厅时却看见家里有个陌生人,灵幻冷笑,背包里的防身小刀终于派上用场,他快速抽出锋利新好的刀片、丟下背包鼓足气势大喊:

「我家里没有钱!要命没命要脸也没脸!你敢动手我就叫山上嫩小孩把你修理一顿!」灵幻顿了顿,他又继续补充道:「如果你跟我一样有恋童癖也可以偷偷给你摸一片屁股!但只有一片!」

「妈的你这个神经病!我是小酒窝!」男人转过身大吼回敬,他被一进门就像喝了几打烈酒而拉高嗓子大喊的人搞的神智不清,「你真的很不要脸!还有谁是山上嫩小孩!有恋童癖也不要这样不打自招!」

「噢、小酒窝,你好阿。」灵幻放下刀子,将它放在矮桌上,拉起官方笑容道:「忘了我刚刚的话。」


「你不用一直刷新自己的底线。」小酒窝皱眉,眼底尽是不愉悅,灵幻第一次看到这个表情,应该说这是小酒窝头一次聚现化。

「有什么大事,酒窝先生,特地让你拋头露面,我想话题是关于─」灵幻的话顿时停住,他的眼睛微微闭起,变的细长锐利,「……小朋友的一半屁屁,我真的可以施舍你一半。」

「你脑子到底装了什么!你难道一天到晚都在想他的屁屁?」小酒窝大叫,看起来颇为崩溃,「而且我不想要!」

「喔那好吧,」灵幻耸肩,样子一点都不在意,「我也可以一个人两片。」


「你最近可能在那个地区沾染了太多阴气,」小酒窝终于打断灵幻的发言,直接将对话拉回正道,「这代表你未来的见鬼度会越来越高,然后体质离正常人类越来越远,这就是你看的见我的原因。」

「所以你没有做小把戏?」灵幻拿出笔记型电脑开始作业,为了他将来的大好人生著想,他还是必须花心思在外快上,「那么以后茂夫躲起来我也能找到他了,哈哈、他的表情肯定很有趣。」

「不、他比较不一样,如果他真的想藏起来,上面下面都找不著他。」

「蝉联躲猫猫冠军阿……」灵幻敲击键盘的手突然停在空中,随后又响起快速的哒哒声。「茂夫跟我提到你之前跟他相遇的事。」


「嗄?他说了什么!」小酒窝又拉开嗓子,他的声音其他人听不到,但是灵幻的耳膜几乎要炸裂,他没好气地吼回了句小声点。

「呃…抱歉─」小酒窝瞇了瞇眼,缓慢地整理了下黑色西装接着坐到榻榻米上,他盘起腿、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还在不安份地敲着地板,样子看起来特別烦躁。「所以他把所有的过程都说了?」

「他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他了。」灵幻带着失望透顶的语气缓缓道出,好戏剧性的摇了摇头,「所以我直接来问你了。」

「你怎么有把握我会告诉你!」

「筹码是一个小朋友的两片屁屁!」年近三十的大男人理直气壮地举起右手表示抗议,「我不信你们下界有未成年儿童保护法!」

「妈的!」


小酒窝咬了咬牙,眉毛鼻子全都皱在一起,好像整个人被丟到洗衣机里搅乱,最后他松开咬的死紧的嘴吧,眼神落在了对面的人,随后他单手一晃,光线隐约从指缝透出,灵幻的视线在最后些许残影中死机。


“…反正这些你迟早也会知道。”

声音穿进他的耳膜和大脑,好像催眠曲那样,他的双手顿时离开笔电,侧身倒在了榻榻米上。


场景突然跳到了老旧的日式宅子,灵幻抬头望了望一点都不透光的沉静黑夜,他反射性地看起手表,秒针和分针好像坏了般疯狂一圈又一圈的转动。

宅子的旧式拉门突然被惨烈的拉开,狠狠发出了撞击声,顶著黑色头发的男孩光着脚跳到了长满杂草的泥土上,他的神色紧张恶劣、拉起步伐便直直往灵幻那边冲去,后者一个机灵想要退开身子,却发现男孩穿过了他的身体,灵幻才发现他身后的草地一直躺着另一个人。


一具发出奇怪声响的尸体,好像在喃喃念着什么话。

男人的皮肤发出异样的绿、好像食物中毒或者吸入了怪异的毒气,脸颊上还有不自然的慎人红圈,那是不均匀的红块,男人的眼珠子几乎爆开,充满血丝和混著的液体,灵幻没有办法看的很清楚,随后男孩蹲下身子,将手指头轻轻按上男人的额头,两指发光便将一抹黑色的雾气给硬生生抓住,接着他收紧拳头,手上猛然一震、黑雾立刻消失无踪。


“夏川太一、你好狠的心。”


隐约间灵幻听见这微弱的声音,他没有想到男孩居然还会有说出这话的一天,灵幻的脑袋也最清楚不过的告诉他男孩口中的名子就是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位消失方式奇异的道士。

灵幻看见男孩来来回回坐着相同的步骤,最后他一个吸气,灵幻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却深晓得来到难关了。


“不要担心、我会帮你想办法。”男孩轻柔的在对方耳边说道,顿时间手掌发起黄光,他按上男人的头后便消失在黑夜的杂草中,同时间日式宅子的一方泛出轰烈的光,灵幻拉起步伐就往那里奔去,他发现自己的脚步异常沉重,好像在梦里跑步,当他穿过一层层拉门后才瞧见屋子里多出了另一位男人,就是给他红色护身符的年轻道士。


“夏川,告诉我那女人在哪里。”孩子的口气沉重殷切,却盖也盖不住他的紧张,“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我活了几百年都没有遇见过像你这样正直的人啦,”男人笑了笑,他的声音没变,外貌却是截然不同,那叫做夏川的束著乌黑的高马尾,发束长至腰身,他口气轻浮又滑稽,像时时刻刻都在看着天上地下的笑话。“虽然我也觉得她做的太超过了,但她可是把自己的人生都为这个男人而赔上了阿,我向她收了钱不好意思赖帐阿。”

“我说带我去。”

“呜呜呜小茂茂好可怕…..”男人戏剧性的拭泪,表情却做的一点都不道味,跟灵幻之前见到的人有极大的性格差落,没人晓得他在这一百年间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脾气这么硬不甘我的事…”


夏川语音一落,三人一游客又换了另一个空间,灵幻觉的头晕目眩,就像做了十几次云霄飞车,最后他定睛在一位年轻女性上,但她的面容与年龄成了一个夸张的反差,她闭着嘴时就是咬著嘴吧,惨白的下唇都快被她咬出血来,张开口时就是破口大骂,她的头发散乱不整,时不时的还继续搓揉著她的脑袋,好像要从她长的可怕的黄指甲抠出一片片头皮。


“我、我坳这男…..能─跟、跟偶一起肘!”她的发音奇怪,灵幻从她半吼的字句良久才拼出完整的话语─她要这男的跟她一起去地府。

“小姐、这话不成立阿,我是给了你所付出的对等成果,你的目的就是要让这男的做不成人也化不了鬼,我没有办法再给你更多,况且你要的已经有些超出这男人承受的分量了。”

“你本来就不应该管这么多事、夏川!”茂夫撑着男人的肩膀用力大吼,他怀中的人似乎被声音给震到而随着声响抖了一下,男人抬起头轻转了下眼珠望向扶著他的孩子,他的气色已经没有那么糟了,皮肤也渐渐回到原来的颜色,只不过不晓得为什么脸上那两抹红圈就是抹也抹不掉。


“我要你把他恢复原状,”茂夫依然盯着男人怪异的脸颊,他好像又轻声说了些什么话,但灵幻没有听见,“这是你的不对,就算这男人原本就应该落得这个下场,但你也不该添加个人私情。”

“你敢把他治好!”女人的咬字顿时清晰起来,但她的表情更为扭曲了,“我为了他付出多少心血!他怎么可以这样沾花惹草!这都是他的不对!他答应我要照顾我一辈子!”

“我不想扯入你们的纷争,但夏川不是个好人,你这么做会让你在人世间没有办法超生。”茂夫的视线飘向站著的男人,他的态度收敛了几分,却还是带着轻浮的语气。

“我不是旁门左道,我说过我是天上和地下的回收桶,他们不想干的事就由我来干,但他们通常不会说他们不喜欢做什么,这时就会由我来猜……”

“我也不想管天上和地下的事。”茂夫的口气严肃起来,眼神甚至激起了怒意。


“茂夫、你不知道自己的事业做得比我还大阿……”夏川摇了摇头,叹了口沉长气,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十岁,“女士,我做事也有一把尺,我虽然不属于上面也不属于下面,但接下您的代价后我就会认真履行,而我的工作做完了,您再也没有本钱向我要求任何事,剩下来的事情我管不著,只不过这锅盖头小伙挺厉害的,他要做什么事我也管不了……”

“我把我的命都交上了你不应该成全我!?”

“我只负责执行,”夏川笑着朝茂夫微微回敬,接着扭过头看向女人,“不负责后果。”

“你…你这个贱人!”女人的眼珠子瞪的老大,好像下一秒就会爆出来,她的指头狠狠指向夏川,对方却在同时间消失了踪影,好不领情。


“他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茂夫走到女人面前,他微微抬起头,气势一下子就少了一大截,“我只想要知道你究竟有没有改过之意。”

“我!?”女人发出刺耳的哼笑声,貌似觉的这个问题极度好笑,“你为什么不先问问他!问他之前做了多少歹事!”

“我看过他的过去了,他并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你误会他了。”

“小朋友阿、大人之间的事情你怎么能简简单单用误会代过,”女人弯下身子、用发着怪异鲜红的手抚上茂夫的脸,男孩只是看了下来者,接着便紧紧握上,“我跟他之间如果只有误会的话、我干嘛落得此下场跟他较劲呢?”

“我不是很懂的处理感情事物,但我大致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说所有的事件都过於巧合了,导致你错认是人为,你再不放下是对你非常不值得的。”

“我自己晓得轻重对错,打滚红尘也比你多了几十年,你像我活了那么久也无法再如此透彻。”女人笑的诡异,她发黄的指甲刮上男孩的脸颊而渗了些血,灵幻被这动作激到,他一度想抬起手打烂疯女人。


“如果你执迷不悟,我也不会收手。”茂夫轻柔的将女人的手给摘下,随后他用力一握,又是一阵亮光,这次比先前几次都还要亮眼,灵幻几乎睁不开眼,他只听见不停的尖叫声灌入他的耳朵,硬是要撕裂他的耳膜,他勉强用双手遮挡住强光、开着细缝瞇著眼望出去,女人的皮肤愈发愈凹陷,崩塌到骨头若隐若现,茂夫却依然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似乎死也不肯放开,但男孩的表情却也没有比女人舒服,他的头一下子转向身前的女子又望向身后身体残坏的男人,不知道该把重点放在谁身上好,最后他苦苦皱著眉,眼眶旁泛出了微量的光。


茂夫想要开口说话,却又顿时禁声,最终他握着的人完全消失,没有人晓得女人离开后何去何从。

“何必呢...何必呢……”茂夫哽咽了几声,他背着男人不停问话,“你为什么要这么晚才告诉我─说你对不起她,你们总是互相隐瞒…得来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男人的嘴吧动了动,声音微弱,但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里灵幻听的出男人说:「我很爱她、她怎么做我都愿意。」


茂夫咬著牙摇了摇头,他真的不能理解,所以他为眼前破烂的人打抱不平,但他对温柔的人没什么抵抗力,所以也说不上什么话,只是用粉拳搥了下男人的肩膀,惹得对方笑出了声。

“你的最后一层咒诅我无法解开,那女人对你的执念太深,但她现在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对你应该也没大碍了…等你完全回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男人脸颊上丑陋的不均匀红圈依然无法消掉,茂夫怎么想也拼不出适切的办法。

“那女人离开了吗!”一道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一眨眼夏川又挥挥袖子爽朗出现,“她在你死时在你脸上硬是刻了两抹红圈,她当时是带着仇恨刻出来的,这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但还是可以帮你解除我下的最深的那个咒,只要一解除你未来就没得愁,只是脸上那两抹红是我无法消除的,你也有可能一辈子当个孤魂野鬼了。”

“…但这违背了你刚刚对那女士的承诺,你们派的宗旨虽然轻浮放荡但也不至於没有职业道德吧?”

“你说一位已经消失於人间的厉鬼吗?”夏川哈哈拍了两下手,笑的他弯下了笔直挺立的腰,“我的宗旨向来就是我自己,在世间过的久了就是要找点乐子来玩,现在那女人完完全全消失的一干二净,那么我的委托自然就解约,倒是你如果要向我央求解咒,我就要你付出相对应的报酬。”

“你要我的能力吗?”

“不、你给我些时间想想……”


道士的眼珠子转的飞快,他上上下下地快速打量男孩的眼睛、身体、亦或是大腿,最后他阿了一声,连连笑着点头说他晓得了。


“直到你遇到贵人之前,我要让你成为感情中的浮萍、爱恋中的过客,你心仪的对象不会爱你,你埋得深的感情连你自己也无法知晓。”


道士说完这句话,原本躺在地上的男人顿时打理好干净整洁的衣裳,接着用低沉的嗓音幽幽说他要到地府一趟,谁知道一下就是五十年,再上来找男孩时,男人已经抱了个官位和弯至酒窝的大笑容。



-TBC-


评论(4)
热度(23)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