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灵能百分百 灵茂) 黎明远征 07

灵幻隔了三天才再次上山,这次他先找其他邻居家常了几句才上去,刻意营造出一种他常待在村子里的错觉感,灵幻还换了个比较小的包包,只不过这东西有点旧,是好久以前父亲送给他的。

他来到破旧的日式宅子前张望了下,这里就像第一天一样没有任何生机,也没有瞧见幽灵小朋友,然而灵幻依然站著,他不可能直接进入塌了屋顶的破房子里,只好在无人的山林里提起嗓子叫唤,这作法一直不被灵幻采纳,谁知道自己会招来谁又会被谁给当作神经病。


「茂夫─」灵幻朝着空无一人的房子前叫了叫,然而除了他的声音外就没有其他声响了,他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愚蠢,接着迅速的把小朋友闹脾气的想法丟到后背去,除非最下策他才会跳到这个想法上,「我带了午餐─」

依然没有回应,灵幻愣住了,他想起男孩前些日子说山林的魂变多了,是不是去除灵还是巡山之类的?但小酒窝说过茂夫是这座山的霸主,谁进来了茂夫应该也会晓得,不会任由他在这边像个疯子一样大喊。


那么很有可能是伟大的山神生气了。

灵幻抬了抬头,湛蓝晴天万里无云,好不像酒窝先生说的伸手不见五指,但灵幻从后背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他机灵的回头却什么也没见著,最好不要给他真遇上另个世界的客人了。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熟悉的幼音传进灵幻脑海里,好像小酒窝那时的对话,『我刚刚去办点事,现在才回来。』

『你不能出来说吗?』灵幻紧闭着嘴,几乎扁成一条线,他看着依然倒塌的老房,男孩似乎有意回避他的到来。

『今….今天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的体质会变异。』

『你是说要我回府吗?那还真是大有故事了…..你应该知道昨天有场大雨吧?村子里的排水系统不好,很快就淹大水了,许多人都已经赶忙撤离那个村子,但是我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所以来到这里想说可不可以帮个忙…..』


咻的一声,好像风迅速扫过他的耳朵,他就看见自己视线前方有个小男孩急急忙忙地跑到身前,神色凝重地拉着他的衣服询问:

「很严重吗?我没有想到那场雨会带来这么大的灾害…..如果那时我不是在忙山里的事就不会这样了……下次我会注意气流,跟他们商量看看可不可以减轻力量……」

「没有人伤亡,你也別这么担心,这是自然发生的事,不该由你插手。」灵幻笑着拍了拍茂夫的脑袋,真好哄,那场雨可好好滋润了一翻田里的蔬菜水果。


「话说你不知道山下的事吗?」灵幻转身看见一栋亮丽的气派宅子,他自豪地笑了笑,但很快又摆上担心的表情。

「我不晓得,我的行动范围只有这座山,山下的事情都是小酒窝告诉我的,但也不是不能下山,只不过这很好体力,所以没必要时我都不会这么做的。」

「他现在在哪你知道吗?」灵幻赶紧问,如果那家伙知道自己呼咙了茂夫不知道会怎么开打。

「他说他有点事,还要再三天才会回来。」

「欧、很好,时间很充裕。」

「什么充裕?」

「我说村子的重新建造。」


俩人一大一小进了宅子里,这是灵幻第二次进入屋子,前几天都只有在走廊那边閒聊,这里有一股很重的木头味,灵幻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茂夫变出来的场景。

「你身上有一股味道。」茂夫带着灵幻进到客厅,不是之前堆著各种杂七杂八东西的房间。

「真的吗?我有按时洗澡。」灵幻闻了闻自己的身体,他应该还没落魄到自己身上出了体臭都闻不到的惨况,「薄荷味的。」

「我是说有一股相克克的力量,非常微弱,但是我感觉的到,」茂夫打量了一下灵幻,似乎想要看出什么端倪,最后却什么也没发觉,「一般的鬼可能不会发觉,但我好像特別敏感,这也是小酒窝告诉我的。」

「可能我最近看的搞笑电影有点多,跟你的属性相反。」灵幻随口打发,想起前三天的红色包袱,他不晓得那效果这么强,居然到现在还有微弱的效果,他不禁开始好奇道士的身分,还有那诡异的离场方式,简直不像世间的人。


茂夫没有回覆灵幻的话,只不过神色有些凝重,可爱的小脸蛋在眉间挤出了一丝丝细纹,好像年纪轻轻就在思考国家大事,未来创业很有潜力。

「今天的量又比前几天多出了很多,虽然都是我的能力范围内,但这绝对不是个好预兆。」

灵幻晓得男孩困扰的事不是他许久没来就放松了许多,而且他居然亲自打开自己的玉嘴,真是太难得,有人肯向自己分享难过处就是人际关系的一大步。


「你有想过被人给陷害了吗?」灵幻记起西装男人曾经对他说的话,他说地下有人将孤魂野鬼丟给茂夫处理,而且通常都是些厉魂,不是最近下界爆满就是鬼王更年期到要让別人跟著不快,但灵幻没有打算直接开口,有些事还真不是卑微的人类可以管的。

「我被人给陷害?」茂夫眨了眨眼,他轻轻歪了歪头,陷入思索的表情肯定能撩上一大笔女孩子的芳心,「我应该没有得罪任何人……」

「傻小子,你有听过被人陷害一定得得罪別人吗,你应该有被妈妈骂过吧,我妈有时就会无缘无故骂我,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可能她生理期……」灵幻顿了顿,随后他改口道:「你的能力很大,很多人会对你垂涎三尺,不要漏了处理自己的事。」


简单来说就是要懂得自保,灵幻怕男孩没有理解意思又再解释了遍,但天真的幽灵男孩似乎还没意会到人心险恶,小酒窝说这孩子就是白的像张纸,不知道是优点还是缺点。

「我唯一有可能被记恨著的、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遇过的山神,但我现在已经没见过他,我很担心他的后果…..如果是这样所以来报复我的话、我会接受的……」

灵幻轻轻拍了下男孩的脑门,真是蠢的可以,已经让人家原山神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类,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山神,最重要的是他还想白白接受別人丟给他的杂事干,难怪天上地下都想利用他。


「无缘无故多出这么多灵肯定状况不对,就算是山神也不能滥用能力伤害別人,这不公正,是要受到罚责的,如果他敢这样对你就是他的不对,你不应该白白接受別人丟给你的杂物。」

「但我伤害过他….我们之前的交情不错,是我背叛了他,他才会走入歧途,而且当时也是我的能力不足,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灵幻看着茂夫说的认真,他开始领悟到为什么小酒窝说茂夫的灵魂简直不像人,白亮的可以穿透人心。

「你能说说他跟你的交情吗?」灵幻暂时放下与小朋友的理论争执,想要接触当时更详细的经过,然而茂夫只是紧闭着嘴摇了下头,表情都扭在一块,灵幻猜想他可能死都不肯开口。


「过去的事就该放下,你说你伤害山神的时间是什么时后?」

「还在我是人类的时候….」

「那么为什么他要拖到现在才报复你?而且如果你真的伤他很深,山神的执念这么狠毒肯定不会丟几只鬼魂让你好过的,况且他再报复一个幽灵孩子也太没职业道德。」

茂夫愣了愣,他的表情有点放松,不到一下子却又紧张起来,连忙道:

「他之前因为伤了太多人,而我去劝阻他时已经进入浑沌的状态,我为了保住村子不再让其他人受攻击,跟他在山头上大打了一架,我以为他可以承受那些压力,只是想削弱他的法力,但我没有办法拿捏得好力道,他就在我眼前带着愤恨的表情消散了。」


茂夫的视线低下来,他的眼睫毛搧了搧,似乎有苦说不出。

「我很好奇他之后怎么了,因为他再也没有出现,但这座山也没有明显的改变,代表还有人在支撑着,可是我也感应不到他的力量,所以我想过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我早就接管了整座山,我才踏不出半步路。」

灵幻沉默起来,他没料到其实男孩心里已经有个底,跟事实还真没多大偏移。


「那么这样你就是山神阿,茂夫。」灵幻转了个口气,不想让男孩太承受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压力,尽力表达有个山神职位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所以我才想要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我只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灵幻沉默了会,小酒窝说最后山神从这个世界消失去了另个世界当人类,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坏结果,却不能贸然告诉眼前的男孩。


「他肯定过得很好。」灵幻没有由来地打定道,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更好的话了,总不能说原山神会心怀仇恨的再来找他,「而且你说过你跟他之前交情不错吧,那么他肯定不会对你太苛求的。」

茂夫对灵幻的话无动於衷,只是脑袋低的不能再低,在灵幻想要接着些打气的话时,男孩已经抬起头笑着说他明白了。


灵幻要开口的嘴又顿时闭上,他真的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

史上第一最难照顾的相谈对象。


「你肚子饿吗,我有点心。」

「我说过我不会感到真正的…..」

「我从杂货店买来的糖果,吃。」

灵幻从背包里道出一大把的糖果,他去杂货店买这些东西真尴尬死了,如果男孩再不吃就是不给他面子。


「我不常吃糖,」茂夫拿起一颗绿色包装的小糖果,前后看了看觉得新奇,拆开纸就往嘴里塞。「小酒窝很少会给我带这些东西。」

「他会给你带东西来吃?」灵幻惊讶到张大了口,想着一团绿色的鬼火捧著一大把糖果丟到男孩面前,那人是有多闷骚?「还是糖果!」

「他说小孩子应该吃这些东西,我也觉得挺好吃的。」茂夫傻呼呼地笑了笑,真不知道他小时候有没有被食物诱拐走过。


「那男人好像真的对你很好。」灵幻看着孩子咬碎了硬糖,发出清脆的声音,接着他闻到甜腻的哈密瓜味,又像小时后童年的味道。

「你是说小酒窝吗?对阿、他是只很好的鬼。」茂夫笑了笑,嘴里含着糖果含糊不情地道。

「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他可能是迷路的鬼吧,这里有很多同样的状况,但小酒窝说他是因为留恋,就跟我一样,所以他没有办法轻易离开。」

灵幻似有似无地喔了声,还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诈欺,这世界真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


「他有跟你提过其他事吗?」灵幻笑着问,想着批著西装的大狼还可以掰出什么精采故事。

「他说自己在为黑暗的人工作。」

「黑暗的人,」灵幻覆诵一遍,这形容词真是新颖趣味,「还有呢?」

「应该也跟我一样吧….会跟很多鬼接触,只不过我不太清楚…….」茂夫又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又被口里的糖果拉回了神情,「我跟他认识有一百多年了,在刚见面的时候他的样子很狼狈。」

「狼狈?」灵幻提起音调,他一直以为小酒窝就是个光鲜亮丽的标準官派。

「恩、他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我知道他是刚死,因为还带了点活体的气息,可能是尸体被拋到这山里或被人在山里所杀,所以我才遇见了他。」


灵幻专心地点了点头,随手拿了桌上的一颗糖果含在嘴里开始听故事。

「他的死法不太乐观,我感觉得出来他在死前被人下了很多咒,还是相当缜密的法术,我花了半小时将它们解开。」

「半个小时也不长阿孩子。」真不知道他是谦虚还是完全没意识,灵幻觉得茂夫没有理解到自己的力量强大之处。

「但他有一层法术是我不能随便解开的,应该说......那不是我该接触的,我很少见到这个方式,因为要下那个咒的代价很大,几乎可以耗掉普通人的半条命,那个法术如果没有施咒者的原谅,直接剥除是会让小酒窝直接消失在这世上,但如果不拔除会让他愈发愈虚弱,最后被別的魂给吃掉。」

灵幻点了点头,这憎恨多么可怕,深到连那人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半生命也要让对方死的干干净净,连做鬼都不让他存在,能够这么果决狠辣的也只有人类敢做了。


「所以我就想说去找下咒的人,但我找到她时已经是只怨灵了,她说她既然赔了自己的命就绝对不会心软,我跟她说如果不放下这个心结那她就注定永远待在人世不能超生,她听了我的劝言依然不为所动。」

「…...你有必要为了他做出这么多事吗?而且你应该是超出山的范围去找人吧,这不是比较耗你的体力?」

「呃….这我也没有想太多,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要帮他….因为他的灵魂看起来没有很坏…..」

灵幻定了定神,他家小孩不只是山神也可以看出別人的灵魂、还是个超级烂好人!灵幻真想问问自己的灵魂是个什么颜色。


「你的灵魂不白也不黑。」茂夫看透了灵幻的眼神,他幽幽说道,「很少人会这样,好的事跟坏的事恰巧抵消,而且我看不见─」

轰的一声,灵幻看见本来应该万里无云的天空爆出一阵刺眼的闪电,就像小酒窝当初犯了戒一样,但那道雷没有击中任何东西,灵幻意识到那更有可能是个下马威。


「怎么了、师傅?」

茂夫的眼珠子直直盯着灵幻,好像没有听见外头的响声,那是个只响给想要破戒偷听天机的人类的警告,灵幻有预感他再了解下去那道雷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你刚刚喊我是谁?」灵幻朝茂夫笑了笑,他没有恶意,只是觉得孩子可能已经在无意识间破了许多禁忌,「答应我,下次別轻易告诉对方有关未来和灵魂的事,那是人类碰不起的。」


茂夫眨了眨眼,没有领悟到男人的提醒,他只是傻傻点了下头轻声说好。

只怕看见的东西已经远过天上和地下知道的事了。



─TBC─




作者吐槽:


阿阿阿阿茂夫喊了师傅这称呼好怀念阿//////(但很快又会回来了)

一直叫灵幻哥哥太肉麻,人家都要步入叔叔了


评论(6)
热度(23)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