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APH 露米) Veritaserum 04(完)

「欧─看看这头美丽的独角兽,」一位沉熟男性用厚实的大掌顺着白毛抚摸,「亲爱的同学,尤其是男孩子们,听好了、成年独角兽比较喜欢女性的抚摸,你们如果想要饲养这些家伙的话最好跟他们打好关系,我可是费了好大劲的呢。」

凯萨的手改盘在胸前,他的嗓音听起来总是中气十足的,他又继续提醒道:

「但如果是小只独角兽就准许男性们的接近,所以別气馁,现在一个个来试试看。」


「我超喜欢这些帅疯的动物,」阿尔朝着身旁的贝露说道,她是阿尔唯一在葛莱芬多同年级里比较接近的女生,「我一定可以让那个大只的喜欢上我。」

「少来,如果这么容易驯服还需要这堂课吗?」贝露朝阿尔翻了个白眼,但嘴角依然情不自禁的往上勾,「我连自己能不能成功都不晓得了。」

「我觉得我有被动物亲近的能力,你知道吗?就是─我路过各种动物时他们都会自然靠近我,很神奇的、像是我不用施展任何法术,我的亲和力就是这么强。」

「好吧、这我倒是有点认同,」贝露耸了耸肩,放弃与阿尔再继续讨论下去,那家伙就是不服输,「所以你会一不小心的连北极熊都吸引到了?」


「嘿!」阿尔没有克制地直接叫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凯萨皱著眉望向声音的来源,他看起来不是很愉快,「在第一堂课我就有提醒过在接触这些动物时最好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这会吓到他们,你说是吧可爱的孩子?」

阿尔看着凯萨的视线又回到独角兽上松了口气,然后他用一种无法置信的眼神投向贝露,进行一种无声的控诉。


「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跟伊凡,」贝露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就像她从一刚开始就知道这档事,「太明显了,你放心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所以是有人告诉你的吗?」阿尔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法兰西斯。

「不、完全是我敏锐的观察力。」贝露拍了拍阿尔的背,当作给朋友的鼓励,「我觉得如果你喜欢他的话你应该坦白,而不是在这边像个小女生偷偷摸摸的偷瞄人家。」

「我没有偷瞄!」

「好吧那就当我看错。」贝露笑了起来,这个笑容简直意义不明,但阿尔却莫名的赌气。


「你可以利用下一堂课去跟他打好关系,」贝露像是灵光乍现,她用手肘推了下阿尔的手臂,「你最爱的,黑魔法!」

「天杀的梅林,你从哪里听说我喜欢黑魔法防御学!」阿尔朝贝露白了一眼,「我不喜欢那个眼镜的怪老头。」

「嘿─注意你的用词!」贝露朝阿尔斥责,「第一、克劳狄是个很好的人,他只不过个性过於温顺了点,但就是因为这点让许多学生喜欢他,第二、他一点都不老,你不晓得有许多女同学喜欢他,第三、你也同样带着眼镜。」

「够了,」阿尔下了封话令,「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思考和理解。」


他们度过了一个不怎么快乐的奇兽饲育学,这一直都是阿尔最喜欢的课程,但他现在心情很糟,因为他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一位Slytherin,应该说他根本不习惯面对任何Slytherin,如今叫他跟蛇院的走在一起,步向美好的未来─阿尔根本不能想像。


但他迟早有一天必须面对这档严肃的事情!有关于自己和伊凡的─未来、光明的未来,阿尔晓得自己真正的心情,他只是不想说罢了,这样的脾气也让固执的小狮子非常困扰,但谁叫他是个Gryffindor!Slytherin和Gryffindor几乎天生不合,这便是梅林的意思,阿尔的面子掛的跟宇宙的太阳那么高,更何况他的名子可是几乎传遍整个Hogwarts,这大概就是除了亚瑟的另一个麻烦点。


阿尔在下课时间晃了很久,或许他根本没有提早到过课堂,但这一次他是傻愣在门口外没有进去,他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準备,而这个时候他的心灵支柱贝露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至少可以拉着贝露然后俩人坐在一起,好回避不请自来的伊凡。


「嘿!」阿尔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呼喊声吓了一跳,他回头才发现那是贝露,好吧人的一生中总是会有几次好运的,时候到了就要好好运用不然可就浪费了,他立刻挽起贝露的手然后走进教室里,阿尔挑了个不显眼的位置然后一屁股的直接坐下。

「哇欧你发什么疯,」贝露从没见过这么高效率的朋友,她甚至一度认为阿尔被人给下了咒,「我就只是去上个厕所有必要那么想我?」

「妈的,没人在想你。」阿尔朝贝露瞇了瞇眼,「我只是这样比较好回避布拉金斯基,我右边没有位子,左边是你,铜墙铁壁。」

「我不是给你拿来利用的!」贝露朝阿尔抱怨,她看起来相当不满意。

「朋友就是在需要帮忙的时候伸出援手。」

「最好,我就没见过你来帮过我。」

「呃、那是因为如果我真的帮你了你会后悔。」

「好吧那倒是。」


上课钟声响起,令人困顿的黑魔法课堂开始了,基本上这节阿尔是在昏睡中度过的,所以他根本不晓得伊凡什么时后来然后又什么时后离开的,他用左手撑着摇摇欲坠的头,不知道是整节课没人去理他还是技术太过高超,他就这样呼咙了整整一节黑魔法。

等阿尔意识真正清楚时是听见教室传来骚动声,他扶正自己的眼镜好让他能稳定模糊的视线,一群一群的人都慢慢离开教室,看来下课钟才刚打完,接下来终于是快乐的午餐时间,Slytherin和Gryffindor完全分开!


阿尔发现贝露已经先跑了,这个发展没有令他太意外,大概又是跟贞德一起离开的,他不应该责怪自己的朋友,是他硬拉着少女陪他坐,阿尔甚至难得的想买点东西当作给贝露的小感谢,因为贝露的帮忙他这节课睡的很安稳。


阿尔几乎是原封不动的搬着自己的书本离开,他现在精神状况不错,今天一整天都还没见到伊凡(他才没有在期待),他发现走廊的人声越来越微弱,看来大家都已经往大厅移动,他的肚子也已经饿的要吞噬掉自己了。


阿尔哼着小调要离开教室,然而一踏出去就见到了在门旁等他的布拉金斯基。

阿尔停止了动作,就像整个人停止在门口那,他看见伊凡的表情很严肃,更应该说他看起来像是生气了,阿尔从没见过这种表情,他不晓得为什么伊凡在这里,还要一脸凶狠的在这边堵他,阿尔突然想起那把光轮2000,他害怕伊凡向他讨债。


「那个女孩是谁?」

「我的朋友,贝露,」阿尔咽下了口水,他觉得自己的手心在直冒汗,但他依然壮起胆子,「难道我不能有我自己的生活吗?」

「不、那是你绝对可以拥有的。」伊凡的口气跟之前转了一百八十度,阿尔突然意识到原来伊凡的气场可以那么强,加上他的身高还要再比对方矮一点,阿尔几乎觉得自己被居高临下的望着。


「但是她说你们是情侣关系。」


阿尔瞪大了双眼。

梅林的什么跟什么!?


「我─」阿尔倒吸一口气,贝露到底干了什么好事!「我从没这样说!」

「他给了我你跟她的照片,」伊凡拿出一张一位男孩正在餵另一位女孩吃东西的画面,「一般朋友会是这样的?」

「我没有对她有那个意思─」阿尔感觉到自己的脸肯定红的不像话,他真不喜欢被人误会的感觉!更何况是他的好友出卖了他!「我们真的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的相信她?天阿我带你去找贝露问清楚,我一定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里解决就行。」伊凡将要离开的阿尔拉回来,还顺便带进了一些距离,这让阿尔完全垄罩在身高的阴影下,妈的他真恨自己小时候为什么不喝多点牛奶!


「可是我完全没有这样说!」阿尔的身后靠著墙壁,这让他没有可以后退的余地,他就是被伊凡固定得死死的。

「你不一定要直接说,你只要产生感情便可以了,」伊凡刻意蹲低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可以更靠近身前的人,但这个姿势却让他吐出的热气完全地在阿尔颈边围绕,「有的时候行动会比自己思考的还要更直接。」

「你给我去吃狗屎─」阿尔开始咆哮,还好大家都滚去大厅里了走廊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只不过就只是大厅里空著两个位子、就只有两个明显的位子!


「妈的是你让我喝下Veritaserum的,所以我说的话就是真的!你也千真万确的听到了─我说我喜欢你!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人!我不会三心二意的去喜欢別人,因为我不是这种人!而且我很生气为什么你相信她说的──」


阿尔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瞧见伊凡身体正在不规律的颤抖,看起来就像在─


「─你居然在忍笑?欧该死的梅林你套我话!」阿尔气的直接推开伊凡,他打赌自己的脑袋已经熟透了,「你居然─喔我晓得了你跟贝露串通好─」

「嘿亲爱的別那么生气,除此之外我没有办法让你说出喜欢我了─依你的硬脾气,所以我才拜托贝露,她很乐意帮我,你真是交了个不错的朋友。」

「天阿、你们这是诈欺!」

「所以你要告我偷走了你的心?」

「该死的不要擅自搭上我的肩─如果其他人知道了怎么办!」

「放心我们会很低调─」





“本日头条:

祝福奇蹟的Gryffindor男孩阿尔弗雷德与蛇院庞大家族结为伴侣!”


Gryffindor女级长伊丽莎白发着Hogwarts每日新闻。



─END─



作者吐槽:


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低调



评论(5)
热度(16)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