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血界战线 扎雷) A good arm rest

※一个好的扶手

※身高差甚萌




珍哼起比她平时还要高了一倍的小调:

「Leo牌扶手台,冬天取暖,夏天新潮,可自由行走,可聊天舒压,保证让您的手臂座落在最舒适的位置─Leo牌扶手台,您,值得拥有。」

她转了圈眼珠子,为了闪避某人的攻击而消失在了Libra的大厅中。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扎布先生。」

「嗯哼。」

「扎布先生。」

「喔哼。」

「扎布先生。」

「阿哼。」

「扎布先生!」


少年打掉了压在自己头顶上的手臂,他绝对知道对方会闪过去然后又再度像什么都没发生般地压回来,但他还是不满的发出了懊悔的呻吟声以示抗议。

「够了─我有记录,你把你的手放在我的头上已经有整整两个礼拜半个月了,索尼克的老位子都被你佔住了它现在正在房间里吱吱叫耍自闭跟我冷战中,我希望这是我跟你的最后通牒─Put your hands down !」


「Okay─」扎布耸了耸肩,将两只手都高举在自己的头顶上,像个準备乖乖就範的犯人,但今天的事情可没那么容易,因为那个人是扎布、一个有著像黑色大便皮肤的扎布、一个整天不做死就不会死的扎布!

「扎布,你真的很欠打。」珍带着悲凉的语气说道,但她很明显的正在唾弃对方那该死的态度,「亏你还能睡一大堆女人,她们是跟你同一个智商还是一群只为了肉慾的女人?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开恩也为他们嘲讽一下。就像你,滑稽的SS!」她最终崩溃的大喊道。


「Shit,你才是SS,你全家都是SS!」

「你正在鄙视你自己,Silver Shit。」


扎布愤恨的叫了一声,重重甩上了Libra的大门。


「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我能够像你一样能言善道就好了,」雷欧钦佩的道,他是真心希望有一天能习得这个散去扎布的好技能,「我得去找索尼克,让它解解气,能够让我自由个一小时吗?」

「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只不过我最好提醒你,少年,还是別学习那个鬼技能了,我们这里只要一个毒舌就行了,」史蒂夫抱歉的笑了下,他的眼神只是短暂的从电脑萤幕上晃过了下雷欧,「不然扎布会很伤心的,恩……当然还包括我们。」

「好的,」雷欧提起背包,「我去去就回。」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冷。

雷欧时常会懊悔为什么当初要求要保持基本工资,那些美金只能够让它过一个普通水準的生活,所谓的吃饱喝足便是这么一回事。但他还得花一部分的钱寄给自己的家人,然后消费一些娱乐金给自己消遣消遣,事实上只有十分之一。最后是水电费和瓦斯费,杂七杂八的费用,他都忘记自己有没有把上个月的缴清了!


人生就是这么令人感到紧张烦闷。

雷欧最近手头紧,做什么都不顺心,更別说要忍受一个整天把手放在自己头上还唠叨別乱动的混蛋家伙了!

他要去找索尼克谈心,首次认为要进医院居然不是因为外伤,而是心病。



「诶?这不是雷欧吗?」他接收到了唤自己名子的声音。

「那吉?」雷欧在纽约的人群中四处寻找了下,望到了那个朝自己飞奔过来的蘑菇状物体。

「我刚刚叫了你好多次都没听见,在想事情吗?」那吉突然重重的拍向了自己的身体,「你可以找我聊天喔!我当你的垃圾桶。」


「谢谢你,但恐怕我不能请你吃麦当劳,最近手头有点紧。」

「我是那种人吗?不用特地慰劳我的!只不过我也遇上了一个难题。」那吉面有愁容的道,他脸上的眉头都皱成一团了。

「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雷欧微微蹲下身,他就知道有这一天,不用仰视別人!

「你愿意吗!太好了,跟我来。」那吉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蓝色袖子,一半拖一半拉的带到了一个鲜少人的小巷中。


「你有看到那个东西吗?」那吉抬起头指向了一户人家的窗户,从这个高度看是一楼的,但似乎下头有在加高的关系,他的窗户是比別人还要在高大约30公分的地方,「我买的大型棒棒糖,特价中,但是正要打开来吃时被乌鸦刁到了这里来,我太矮了,完全碰不到,雷欧你能帮我把他取下来吗?」那吉都慌张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雷欧沉默了几秒钟。


「要不我把你抬上去,你去拿吧?」语毕,雷欧却发现自己居然抬不起那吉。

「別了,我很重的,你可以拿到吗?」


雷欧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他这次还皱起了眉头来。


「恩…..我试试。」


雷欧瞇了下眼,他评估了下自己离窗户的距离,差不多有他一个手臂在长一点的长度。他垫起脚尖,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边都碰不上,他在上头摸了老半天还是只碰的到墙壁,足足离外边还差了十几公分的距离。随后他索性便用跳的,但是小巷实在是太窄了,每当他要蜷起自己的脚时总会撞到墙壁,害他只能选择僵尸跳,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功效。


「算了吧,我再买一支就行了。」那吉沉下了语气,在他的脑海里,雷欧曾是那么的高大。

「你別听起来这么难过阿,」雷欧苦恼的搔了下澎软的头发,「不然等我领薪水的时候再给你买一支?」

「真的吗!?你不仅要请我吃汉堡也要给我棒棒糖?」那吉大叫,他简直要濒临兴奋的最高点了,原来在他的脑海里,雷欧依然是这么的高大!


「不用再买一支,」雷欧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压迫感,从小巷里透出的微弱光线也渐渐缩小,「这样就行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顶了根棒棒糖。

没有手臂。

是棒棒糖。


「喔喔喔喔─雷欧的朋友也好厉害──!」那吉如此讚叹道,雷欧此时此刻真想立刻用头上的棒棒糖棍往自己身后的人一搓捅死。


想得太美了。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总会有办法的,下次见啦。」那吉兴高采烈的拍手鼓掌,接下了棒棒糖后便欢脱的往人群里走去,消失。


雷欧僵硬的将身体转了过来。

冤家路窄、冤家路窄。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雷欧烦躁的提高了语调,他已经决定在不管接受到任何答案时都一定要反驳对方到死,就算是再合理的解释也都一样。

「我恰巧看到你往这里走,」扎布耸了耸肩,嘴里的烟一直往雷欧的方向飘去,「然后就跟来啦。」

「喔,出自於你的关心还是你的讽刺?」雷欧故作思考的样子闷哼了声,「让我想想,你是比较接近后者吧。」

「恩,你还真聪明,这都给你猜对啦。」扎布大笑,转了个身往小巷的出口走去,「对啦,我歧视你的身高,鄙视你是个矮子。」

「扎布!」

「你就保持这样也不错阿。」


白发男子欢笑的走远了。

留下还在反覆思索著最后那句话的少年。



「Leo牌扶手台、」珍笑着道,「Leo牌─扶手台。」带着神奇的眼光看向了刚刚同时回来的两个人。

「你们和解完毕了吗?」史蒂夫也同样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俩人,「照这样的情况看来,我猜是雷欧你放弃了。」


「对,」雷欧叹口气,「你就当我是放弃了,我跟他说半个小时要三美元,就是十分钟一美元,但他还是照放!」

珍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道:「谁叫你只有基本工资,本来可以有更多的。不然你可以做全Libra的扶手台!我付给你扎布的两倍薪资,一个月变爆发户。」



因此,“Leo牌扶手台,冬天取暖,夏天新潮,可自由行走,可聊天舒压,保证让您的手臂座落在最舒适的位置─Leo牌扶手台,您,值得拥有。”的口号,就这样出现了。



评论
热度(42)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