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APH 露米) Stupid Halloween

※这文不会正经到哪里去,短篇,希望能够在短短的文章中把智商降到最低

※我把阿米的年龄降到15岁,是为了不让他的骨架……太大,这样会、会…..恩,看下去就知道了

※可能OOC,今天的冷战不冷战,今天的露米要洒糖!

※你们觉的一个15岁的男孩应该可以长的有多高?我不知道,所以就別管细节了吧XDDDD



阿尔弗雷德•F•琼斯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有点不敢相信伊利莎白小姐还真的可以办到,完成的出神入化、棒的没话说。

他瞇起双眼,却发现脸上的眼镜已经换成了透明的隐形眼镜,这让他有点不习惯,但相信不会有太多的男生会喜欢戴眼镜的女孩。

他正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礼服,长度差不多在膝盖上,尾端的地方还有些小蕾丝,没有很多,只是装饰品。那是一件可以看的出锁骨和肩膀的礼服,所以他有一件墨绿色的小背心搭在他身上,好让他的骨架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

衣服上还有著一个白色的束紧带圈著他胸部的下方,这会让胸部有种微微隆起的感觉,胸上也刚好有个白色的蝴蝶结刚好可以挡住他的胸部部分,这让他被暴露的机率下降了许多。


还有金黄色的微卷长发披在了他的肩上,长度可以刚好掩盖一下他的肩膀,那是伊利沙白找了好久才找到比较符合他发色的假发,并且必须要有一种真实感,不能毛毛躁躁的,幸好这些东西在万圣节期间挺好找到的。


少年也必须打点白粉底在身上,他的肤色有些偏黑,脸上也不知道被打了有多少曾粉末,但这一切都是为了真的像个女生,他的嘴上甚至还被涂上了青苹果口味的护唇膏来保持他的嘴唇随时都水润水润的像是可以当镜子一样反光,当然也带了假睫毛,这让他的蓝色眼睛瞬间就加了好几分,多了一种更深邃的立体感。


他的脖子上还绑了一个黑色的颈带来盖过他明显的喉结,带着黑色的手套可以让他不用露出指节分明的指头,为了在冬天时可以做好保暖的动作,他只好穿上一条黑丝袜,这能掩饰掉他的小腿肉,趋向於一种修长的感觉,更让他可以不用在冬天被冻坏,他可没有像一般女生在冬天时能够瞬间增加自己的脂肪量、穿着热裤和短裙在大街上走路都不嫌冷的技能。


穿的鞋子是没有增高的那种,就像是去参加钢琴发表会的黑色皮鞋,上头被擦的油亮亮的,逛街时还穿什么高跟鞋?况且以一个女身来说他已经够高了。

最后就是加点除味剂,他可不赞成喷香水,那些东西可是够臭的,这会让他一路上一直打喷嚏,但他还是有必要盖掉自己身上的味道,还得来点止汗剂,虽然是在冬天去逛街,但他可不能保证在腰上那儿束了个束腰带会不会让他的出汗量暴增。


阿尔挑了跳眉,他简直不能相信镜子里的家伙居然就是自己,不切实际,好像他还在作梦一样,但身后的伊利莎白小姐一直在连连讚叹说他的作品有多漂亮─有点恶心、不是在说自己恶心,是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还被说漂亮而感到生理上的反胃─


阿尔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他都干了什么好事?

这事的源头要从前三天开始说起─




阿尔弗雷德•F•琼斯交了一个网友,一个来自俄罗斯的朋友,一个有著大鼻子、身形像一只大熊的俄罗斯朋友。

那是他在手机的交友网站上随便连到的,那个人的名子栏上很正经的打上了自己的一大串名子,念起来有够饶舌,而且有够俄式,他的背景、拉成一大串像要写自传的自我介绍、还有他po的贴图,全都跟阿尔弗雷德的家庭教师有够像。


讲那么多干嘛?他就是跟他的老师在聊天网站上成为了朋友。


那个交友网站是他亲爱的哥哥马修推荐给他的,马修说他宁愿自己的弟弟花时间在手机上是多交些有益的朋友也不是一天到晚跟游戏机谈恋爱,虽然都是3C产品,但跟一个活生生的人互动总比跟著一台游戏机和摇杆孤老终生好多了。

所以阿尔很认真的去下载了那个App,然后很认真的开始去找朋友聊天,但见鬼的,这个App居然还要先设定个人资料才能开始聊天,有够婆妈,只不过是个聊天网站,阿尔越来越觉得这是只有小女生才会玩的芭比娃娃。


但他还是照办了。

恩─或许是她才比较正确。


Alfred F. Jones的名子是什么东西?他想自己如果是女生的话,Emily F. Jones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不会真的叫Emily F. Jones,他得把他的姓氏给删掉才不会被人发现。

那么她得有些女生该有的兴趣,例如阅读言情小说?还有那些该死的令人听得昏昏欲睡的抒情音乐?或许她还可以在假日去去Shopping,女生都该买些什么?当然是那些紧的连臂部弧度都遮掩不了的超短热裤,欧─或许Alfred F. Jones本来就应该是一个Emily F. Jones。


「完美的Emily F. Jones。」

阿尔喃喃道,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办了一个小女生才会用的社交网站,然后他的身分还真的是一个15岁的少女青春年华,谁不喜欢些嫩肉?阿尔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哥哥果真推荐的不错。

再来的问题是他的头像。

他必须要一个女生的头像。


阿尔将自己的腿给掛在沙发上,他整个人与沙发形成了一个九十度角,头像构不成问题,他可以晚点在放上去,谁都不会责怪一个才刚加入新的App社群网站的15岁小女孩,他可以找班上的人来帮他修一下图。


过程进展还挺顺利的,阿尔找了几个人先聊一聊暖暖身,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人都很亲切,并且还真的以为他就是个女孩儿,他可是有经过头脑去思考过一个女生该如何去对话,然后加一堆有的没的的表情符号,真够花费他心思的,阿尔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认真的以一个正常人的立场去思考怎么说话,并且还是个女生。


阿尔继续滑著屏幕,基本的聊天问后都有过了,但对话过程都很短,他的征服心在一点点的累积著,阿尔想要来点正式的,那种好像真的可以发展成下一步的─当然他不会太超过,他还没有忧郁到要成为一个gay。

那么要找的人就会是一些比较少人聊天的网友,他们或许接收到有人传给他们的讯息时会格外兴喜,然后特別珍惜而有一段不错的聊天过程,他们或许还可以有更进步的发展之类的,阿尔想自己是玩上瘾了,他真的不敢想像当自己拒绝说要不要试试看当个情侣之类的时候,绝对会让他好笑到从沙发滚到地板上去,阿尔光想着都笑得整个客厅都在回荡著他的声音了。



阿尔翻著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子,其实在这个app上已经看到他蛮多的同学的了,但这个名子比较特別,阿尔在上头端详了许久,忽然他像是头脑的电线被接起来了一样,终于把名子跟长相链接在一起了。

那是他的家教。

伊凡•布拉金斯基。


突然一个飞快且奇怪的点子冲进阿尔的想法,他想要来点特別的,对,Something special─


他按下了聊天键。



“Emily:Hey,有空吗?”

阿尔翻了个白眼,这个问题真白痴,那家伙今天绝对有空,今天可是休假日,依那个俄罗斯人的脾气、凡是假日他哪都不去,他绝对会搬张椅子待在家里的庭院里行光合作用。

“Ivan Braginski:Oh….Hello,我今天是没有什么事,抱歉,很少人跟我聊天,不是很能应付。”

欧─听他在放屁,那个大鼻子说教起来简直比他妈还要厉害,阿尔想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能站上风了,他早就想要找个绝妙的计划来跟他的家教玩个可爱且让人无法自拔的小游戏了。


像现在就很不错。


“Emily:That’s fine :D,我也才刚刚办帐号,你看我连头像都没有呢。”

“Ivan Braginski:那还真是太好了,其实你是第一个跟我聊天的人。我之前都没有跟別人交流过。”

“Emily:真令人难过,那么你今天可以好好跟我聊聊阿,我今天恰巧也没事,閒得发慌!”

对,自己真的是閒得发慌,阿尔想到。


“Ivan Braginski:恩….我想也不错,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无聊,我不是很能健谈。”

“Emily:Haa、別谈那个了,你能推荐我些有趣的电影吗?像是有关言情之类的,哈,女生都比较喜欢这玩意。”

阿尔笑了出声,他的老师对这一方面最不擅长了,谁不知道他真的是有够无趣的?好像在他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休閒趣味存在。

“Ivan Braginski:你说言情吗?恩….我想我会知道,我前几天才去电影院看过,你想要看吗?我之后天还有空,就是万圣节那一天,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能带你一起去看。”


阿尔笑的夸大的嘴顿时张着不动,他觉得好像有哪里进展太快了。

他的老师、Ivan Braginski、他的家庭教师,居然在约他出去?

最重要的是他后天还要上课阿!哪里的有空!这什么白痴烂理由?想女朋友想疯了?


阿尔咬了咬下唇,他必须要以一个女生该有的自我保护意识来处理这种问题。


“Emily:出去?听起来是不错,但我想是不太行,我们才刚认识不久对吧?而且我还未成年阿,这可能会有点困难。”

“Ivan Braginski:你还未成年?那还真是有点不方便了─但你还是可以考虑看看,我是一位家庭教师,跟你们这掛年龄的年轻人应该不会太难沟通到哪里。”

“Emily:你是一个老师?真不错,如果我有男朋友我也会想要是个老师─但我想还是医生比较好。”

“Ivan Braginski:女孩子都比较喜欢那类职业吗?”

“Emily:不不─只是比较帅罢了。但老师也不错!!”

“Ivan Braginski:谢谢,希望你是真心的。”

“Emily:拜托─我一向对待事情都是很认真的。”

“Ivan Braginski:那还真是跟我的学生差的甚远了,他真的注意力超差。我觉得我们还挺聊得来的阿,真的不考虑出去看看吗?”

“Emily:恩….我会认真考虑的。”

“Ivan Braginski:我会让你有个美好的一段时间,或许我们能去吃顿晚餐之类的也行,地点时间都可以由你来决定,喝杯咖啡也不错。”

“Emily:你真的好热烈─能给我一天的时间思考吗?我晚点再回覆你。”

“Ivan Braginski:当然可以,我会等你的消息的。”



阿尔快速的退出了聊天室,他发觉自己额头上已经流满了冷汗,真的有点恐怖和恶心,他的老师居然在向他提出约会请求,该死的约会请求,对象是他妈的自己的老师,还希望可以有个美好的烛光晚餐,那他的课呢?放掉了?真好─代价是要跟自己的老师去约会─


阿尔的眼睛快速旋转了一圈,他又重新拾起手机,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看他的老师的公布栏,上头会写著当试着当下需要的一些事情或紧急要求,而在阿尔看完之后他忽然全都了解了。


“26岁,职业家庭教师,诚征一位伴侣,不限对象。”


阿尔从沙发上跳起来,他好像惹上了一个麻烦、一个大麻烦、一个来自俄罗斯的超级大麻烦。

但他想自己似乎挺中意这个大麻烦的─



所以15岁的少年开始著手準备一切,他打算接受那个…..约会邀请,应该算是个约会吧?一个该死的与一个男人的约会,还甚至比他大11岁的─他的家庭教师,阿尔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但话又说回来、他好像从来没有正常过,要不然怎么能在一个月之内气走四个家教?伊凡可以说是干的最久的一个了,阿尔想找他渣都找不到,那只北极熊的脸上一直挂着欠揍的笑容,阿尔好几次想把他给惹毛,但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赌气的都是他自己。


所以他怎么能放弃这种好机会了?

放弃这种能够耍到他敬爱、尊重的老师的好机会!


那个约会是在后天,以现在的时间看来他还有今天的一个下午和明天一整天的星期日,星期一的晚上就大概是约会时间了,那代表他能够利用明天的时间去好好运用,例如说去采购一些商品之类的─


欧、等等,他都忘了他的好邻居─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阿尔可是唯一见识过对方那些疯狂历史的见证人,找她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能够提供相当多的素材。



阿尔想都没想就随便抓了一件蓝色的薄外套然后奔向对方的住所,他猛按门铃来显示自己有多紧急,当然他平常的时候也是这样按的。

「嘿─我来了我来了,別按了─」阿尔满意的听见里头传来渐渐大声的呼喊声,他从小时后就总往这里跑,伊利莎白简直就像是他的姊姊一样了,他相信对方一定会给他许多不错的意见。

尤其是这种歪点子。


「怎么了?亲爱的小男孩,正值青春期想要找女朋友吗?我知道后天是万圣节,你又有什么怪点子了。」打开门的女孩微微叹了口气,她的语气带着莫名的肯定,好像他早就知道按门铃的人是阿尔了,「先进来,我在试着烤烤新作品,Trick or treat─我知道我知道,当天不知道会有多少小朋友跑来这里跟我要糖果和饼干。」

阿尔习惯的跑到客厅去,他自然的打开电视就看起来了,这里是他的家吗?至少也是他的第二个家─他有的时候想翘掉伊凡的课就会跑来这里,伊利莎白虽然会劝他回去,但通常到最后都会变成两个人在电视前看电影和玩游戏机之类的。


伊莉莎白小姐目前单身,她好像永远不会担心自己找不找的到未来的对象,反正她一个人也可以撑起整个家,还蛮厉害的,至少她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有一定的阶级。

「要来尝鲜吗?刚出炉的美味可口饼干,还有幽灵造型。」阿尔望着伊利莎白手中的黑色拖盘,上头有著正冒著热气香喷喷的奶油味,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阿尔从小吃这种饼干长大。

「我办了一个线上聊天的帐号。」阿尔拿起端到桌上的饼干就开吃,伊莎也跟著坐到沙发上休息,她已经忙了一整个早上,要研发出好吃的新口味饼干可不容易。


「恩.....还可以再多加些鲜奶油,小朋友才会比较喜欢……喔你刚刚说什么?你办了一个线上聊天的帐号吗?真不是像你的风格。」伊利莎白皱个皱眉,她似乎有点不满意这次的作品,但阿尔永远都会说好吃,只要是饼干就什么都好吃。

「我觉得很好吃阿…..嗯哼对,是不像我的风格,马修推荐我的。但我真的办了。」

「喔─所以呢?交到了觉得有意思的人?想要来问我有关于女孩子都喜欢些什么玩意儿和风格造型?那可能你问错人了,我真的对那些东西没辙,但我可以帮你问问看我远在比利时的朋友─就是她教我做饼干的,她是比我有女人味多了,哈哈。」伊利莎自嘲的笑着,她说的是实话,阿尔也甚至不会去怀疑,从她家的摆设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孩有点不太对劲,墙壁贴的不是什么偶像明星,而是几个有著雄壮肌肉的男人站在一起,他们坦著自己傲人的胸肌,上头流满了经过一翻运动过后的汗水,伊利莎白说那是他向往的摔角选手,她曾经为了照片上的男人而去健身房练了一个月的腹肌。


「我当然知道你不擅长那一方面,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阿尔的表情突然变得难看,他口里还嚼著饼干,好像他觉的饼干有够难吃一样,「我要说─我办了个女生的帐号。」

伊莉莎白又递了一块饼干往口里送,她轻轻点了点头,视线却依然还是注视著电视上的人物晃过,随后当她咬到第三片的时候,她无法克制的叫了出来。


「你说你办了个女孩子的帐号──!!」伊利莎白大叫,阿尔不确定那是一个过度受到惊吓的惨叫还是欣喜若狂的叫声,总之分贝大的他耳膜要炸了,女孩子大叫起来真的有这种威力。

「对─我天杀的在性別栏那里点选了女生─拜托不要大叫─!」阿尔只好也叫起来盖过对方的声音,随后伊利莎白虽然是安静了下来,但她迟迟不能言语。

「对、对不起…..我有点失控,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疯狂─欧不对,我不是在说你做的不好,我的意思是─很好、对!但身为一个大人不能这样─我得正确的教育你、虽然从你小时候我就讲些奇怪的东西给你听─但你没有必要─」伊利莎白结结巴巴的道,她现在正处於一种欢喜和自责的心情当中,她顿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阻止这种东西发生了─


「我不是gay─我不是、我只是办好玩的!但现在麻烦大了!居然有一个人要约我出去,然后那个人是该死的我的家教─」这下换阿尔弗雷德要崩溃了,他的音量渐渐随着情绪而变得像啜泣一样,他以一口深深的气做为结束。

「你居然钓上了你的老师─?我的天阿─你简直干的太─额不对、我不能这么说─」伊利莎白连忙摀住自己的嘴,身为邻家大姊姊的他还是有必要告诉他整件事的危险性。


「那么你答应了吗?」伊利莎白问道。

「不、我还没,但我有打算要答应了,但也是明天才说。」阿尔懒懒的道,他好像已经下定决心了。

「你真的要答应吗?我还是得提醒你去问问你的父母,你要知道琼斯夫妇真的跟我很熟,我不保证你这样鲁莽的出去会不会让你家长非常不放心。」伊利莎白的口气转为严肃,她想要尽可能地让眼前的小朋友知道事情的后果会如何,她不能坐视不管。

「担心什么?他可是我的家教诶─一个老师会做什么危险的事?况且我有你。」阿尔笑了起来,他洁白的牙齿因为他的笑容而露了出来,就是一个棒到爆的阳光男孩,伊利莎白一瞬间觉得这孩子居然不是女孩真是太可惜了。


「为什么是我?你又要我帮你出什么鬼主意?」伊利莎白皱起眉,她逼自己回到现实,这孩子通常嘴这么甜结局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阿尔将手盘起,他抿著嘴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以很诚恳的表情转向伊利莎白。


「我要你在万圣节那天带我出去玩,但那只是“假装”,一个蒙骗我爸妈和我那什么事都要管的哥哥的假像。」

「所以….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你帮我扮成女生。」


阿尔的蓝色眼睛好像闪过了几颗星星般闪耀。


「利用明天的时间,帮我搭配好我的服装,然后给我一些女孩子应该要知道的事情。」


伊莉莎白小姐吓的嘴巴都忘了阖上。


「再说一遍?」

「帮我扮成女生。」

「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

「不后悔?」

「不后悔。」



伊莉莎白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她一下子的往墙壁上的月历确认著时间,一下子的又投向阿尔,似乎在确认著对方的态度到底有多诚恳。

糟糕,真的好诚恳阿。


「恩…..好吧,我后天有空…..如果对象是你的老师的话应该是还好…..可以把这次的万圣节当作愚人节…..就当作、开个小玩笑……?」

「对,开个小玩笑。反正我试试能不能把他气走。」

「欧─好吧,答应你,我尽量做到最好,但之后可別把事情扯到我身上。」

「绝对不会,我保证。」


伊利莎白似乎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她低下头往自己的手表看了看,随后她也从沙发上跳起来,整个人的风格像是都在一瞬间转变了一样,她兴高采烈的拍了拍手。


「我们何不现在就开始準备?」


随后伊利莎白就把阿尔给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最后便成为了现在这种状况。


「天衣无缝,阿尔弗─恩不对,我是说艾米莉,可爱的艾米莉─」伊利莎白陶醉的看着自己的完成品,阿尔在她的手中就像是芭比娃娃一样惹小女孩讨喜,这让她回想起小时候还带着少女情怀的缤纷幻想。

「哇喔,你超厉害的啦,我需要知道什么只有女生才会干的事吗?」阿尔对着镜子讚叹道,有一半是夸奖她邻居的手艺简直好到炸天,另一半是对于自己的造型感到无话可说。

「我想想….首先是你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女生在跟別人约会的时候不会讲的太过分,尤其是第一印象很重要。然后动作別像个男生那样粗鲁,但也不是叫你像个娇生惯养的公主,你要有一个基本意识就是“你现在是个女孩子”,如果你不这样催眠自己很快就会暴露的。」

「都还在接受范围内。」阿尔清了清嗓子,他将口里的喉糖给咬碎吞下,然后提高了点音调。


「你好,伊利莎白小姐,我想今天就是我跟你的欢乐大盛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接收到您诚心诚意的祝福,望今晚的晚宴能够玩得愉快。」阿尔说完了后自己噁了声,真他妈够娘砲,他绝对不会把这件事给告诉除了伊利莎白以外的任何人。

「我相信你会办得很好的,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伊利莎白拍了拍阿尔的肩,就像他的好哥儿们那样,「反正如果有问题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诺,你的淑女小提包,该装的我都帮你装好了。」

随后伊利莎白瞇了瞇眼,她低下身子在阿尔耳边道:


「我有帮你放防狼喷雾剂,善加利用。」

「你真贴心,伊利莎白。」阿尔诚恳的道,他很想问为什么这么棒的一个女人会没有男人要,简直是没天理。

「玩得开心,艾米莉。」伊利莎白挥了挥手,她笑得一脸灿烂,就好像真的送自己的孩子去party那样开心,期待着自家女儿能不能够在派对上钓到些好男人。

「掰掰,我会告诉你结果的。」阿尔也同样挥了挥手,他在踏出房子的那一剎那,別人指著他时都会是“She”了,而当他听到“Emily”这个名子的时候得有反应,所有事都颠倒了,他得按著女生的步调去作任何一个举动和拿捏任何言词,只要有稍微的不谨慎他聪明的家庭教师就绝对会发现异样。



「我的天阿,裙子下冷飕飕的─」阿尔觉得自己的步伐顿时变得有些难行动,但他迟早会习惯的,只期望在路上不要遇到任何熟人,他爸妈今天拋下他们的两个儿子去快乐聚餐了,而马修也跟他的同学有约,所以刚好可以闪避家人,但谁又能把握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不会遇到熟人?更何况是万圣节!


他跟伊凡的汇合地点是在广场中央的大理石喷水池,离这里差不多走个五分钟就能到了,时间是晚上六点,他难得的提早出门诶!之前出去跟同学玩的时候他都是被等的那个人!


很快的阿尔已经到了目的地,看来这里有很多人把喷水池当作地标,可以看见那附近一带有著许多低头滑手机的人,一定是在等着谁,有可能是朋友、还是情人家人之类的,而其中一个人的手上却什么也没拿,那人的脑袋只是随着人群四处乱晃,一下子地往右撇又往左望,很明显的就是在等着谁。


那位就是他亲爱的家庭教师─伊凡•布拉金斯基。

阿尔深吸了一口气,他转转脑袋,告诉自己是艾米莉,他的世界里完全不认识阿尔弗雷德这个人!


阿尔带着缓慢的步伐走过去,那个人好像瞄到了一个身影朝他走来,男人很快的就注意到了对方,他露出了浅浅的一个笑容,态度简直是跟他工作时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我想你就是艾米莉了?」阿尔闻到对方洒满了糖霜的语气,他的声调简直是比他还要适合当女生,伊凡更是露出了不会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才会难得出现的笑容。

「嘿─我想我应该没有让你等太久吧?」阿尔清了清嗓子,声音应该还要在轻一点。

「喉咙不舒服吗?」他的家教问道,阿尔几乎是在一瞬间看见对方几乎都要脱下自己的围巾了,他有预感伊凡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他连忙摇了摇头,阿尔根本不能想像自己的身上有著任何有关伊凡的东西和气味。


「觉得哪里有不妥贴的地方可以跟我说,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子出去玩。」伊凡尴尬的微微笑了一下,他将自己的围巾给再拉高了些,「可是你完全看不出来是未成年,我是只….你比一般女孩子还要高很多,而且你没有穿增高鞋。」

「我们一家都长得比较高,有可能是遗传吧?等一下要先去哪?」阿尔连忙跳开了话题,他可不想要涉入太多有关于自己资料的事情。


「吃过晚饭了吗?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环境也还不错,要去吗?」

「会很贵吗?」阿尔皱了皱眉,虽然他的确想从他的老师身上贪一点便宜,但如果是太昂贵的餐点他也良心过不去,麦当劳不就是个很好的选择吗?干嘛去那么高档的餐厅?

「放心,还挺平价的,难不成你要付自己的餐点吗?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伊凡略微低下身子望了眼阿尔的脸庞,他淡紫色的眼珠子定睛在对方的蓝色瞳孔上,阿尔反射性的瞇了瞇眼,身子往后顷了几下。


「不好意思,无意冒犯。」伊凡轻笑了声,他又回复到正常的姿势,「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珠子很漂亮,就跟我的一个学生一样,可惜他跟你实在是差太多了。」

「欧─真的吗?我第一次听见別人跟我说我的眼睛漂亮。」阿尔突然想要挖个坑然后钻进去,他真的不太能忍受一个大男人对他的甜言密语,更何况是用那个脸蛋和那个声音─要死喔,这真的会让他做一个礼拜的噩梦。


他们在过程中简单的聊了几句,都是些没有意义的话题,应该是这些话题如果放在女孩子身上就会显得有趣许多,但很可惜的阿尔完全没有办法带入进去,他只能一句两句的附和著,而在他身边的大鼻子先生居然也不会挑些话题来讲,拜托─也是有女生会喜欢什么GTA还是战争电影之类的阿,他们如果聊聊这些气氛绝对会瞬间热起来,没有话题聊的约会真的是太扫兴了。


他们俩人到了一家义式餐厅,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俄国人到一家义式餐厅,好吧,这还能接受,至少里头的装潢还真的挺有味道的,看得出来是专门给情侣一起共用晚餐才会布置的样子,每张小圆桌上还摆著两根原状蜡烛,当这什么?去你妈的罗曼蒂克烛光晚餐,阿尔弗雷德一想到要跟那个大鼻子一起共用晚餐又想要打退堂鼓了,他可没有把握跟那个俄罗斯人面对面坐着会吃到一半吐出来─


「两个人,已经先预约好了。」阿尔突然觉得鸡皮疙瘩,这家伙原来老早之前就订好位子了,好像他真的会跟该死的北极熊一起去吃晚餐一样。

「点你喜欢的就好。」伊凡拉开了其中一张椅子,阿尔还狐疑的看了对方为什么要拉开椅子还不坐下,他随后才从对方的眼神看出来那是拉给他坐的。


「这真的不会太高档?」阿尔抿了抿嘴,他吃到自己的青苹果护唇膏了,难道他要混著水果口味护唇膏吃晚餐?他连什么西餐礼仪都不晓得诶!

「没什么的,这只是家普通的餐厅,只不过因为今天是万圣节他们才刻意营造出这样的气氛,所以什么西餐细节也都不用注意,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了。」伊凡朝阿尔笑了一下,好像他真的很懂似的,但的确是说的没错啦,那些鬼礼仪可能没有跟他一起从老妈的肚子里一起生出来吧。


「随便点。」伊凡给阿尔递了一张食谱单,他又摆上他以往的笑容,微笑着注视著正在点餐的约会伴侣。


微笑的。

热烈注视著。


阿尔紧张的吞了下口水,他用眼角望了下对方的眼神,随后他看见对方依然还注视著他,吓的食欲一瞬间就全都飞走了。

「恩─我不晓得要点什么,我对义式餐点没有什么研究。」他只好投以一个抱歉的微笑,恨不得赶快把所有时间都快转然后离开,「还是给你点好了。」

「你在跟我客气吗?」伊凡像是有些出乎意料,他表情困扰的抿了抿嘴,阿尔还得心虚的承认,他觉得这表情还挺好玩的,至少是他第一次见到。


「不是─我只是─对,有点紧张,所以不晓得要点什么,我什么都吃的─」阿尔挤了挤眼眉,他有些受够这绷的让他难以喘气的气氛了,最后干脆放开介怀说道:「我这人从来不会客气,所以真的没关系,你想点什么就随你点,我照吃。」阿尔说完后还认真的点了点头,示意他没有在说谎。


「欧─你什么都吃?」伊凡挑了挑眉,搭配著他微微勾起的嘴角,阿尔突然觉得这副脸蛋或许还真的有点好看,「那我就什么都点。」

「真是太好了─好吧,放开讲话,整间餐厅的人都轻声细语的,这样难道符合万圣节?」阿尔豁了出去,但他还是有去刻意调整著自己的嗓音,「欢乐点的气氛才比较适合吃饭。」

「这样才对。」伊凡同样露出了个微笑,只不过这个笑容有別於之前格式化的表情,这次还带了点孩子气,阿尔认得这个表情,那是只有在教导他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


伊凡似乎很满意现在的状况,他向服务生点了杯红酒和可乐后就开始了他要的正式话题。


「你希望有个伴侣吗?」


伊凡的发言顿时打往阿尔的脑袋。

正中红心。


「你说─」

伴侣?


「伴侣。」

男人微笑着又说了一遍。


阿尔迟缓的点了点头,好像只理解了字面上的意思,但远远不及他的真义,他有股想要立刻拿起手机查察“伴侣”这两个字是如何发音,是不是他突然忘记了这个词的真正意义,然后还顺便找一下“伴侣”这个单词的俄文发音,或许在俄国那边“伴侣”这个词有別的意思?例如说是….朋友、还是….家人之类的…..含意?


但他妈的伴侣这个词在美国是还有其他的鬼意思吗?


「恩─我想想….你的意思是─」阿尔皱了下眉头,这样好像他浅意识的觉得伊凡在邀请他,但如果不是呢?这样不就是他自作多情了?欧,拜托,他才没有在期待什么。

「字面上的意思,你希望有个伴侣吗?你应该有看过我的公布栏吧?」

「恩…..我知道。」“26岁,职业家庭教师,诚征一位伴侣,不限对象。”,他看得清清楚楚的,但他还是执意要来,「但我─我才15岁,对吧?这样应该不是很妥当─」


「如果不妥当的话你就不会跟我一起出来了,你心底在渴求著什么东西,然后趋向你去哪个地方。」伊凡的笑容过於灿烂,这让阿尔觉得有种讽刺的感觉,这样就好像他反被自己给取笑了,他原本的计画也被搞得一蹋糊涂,谁说可以这样的?没有人─他不喜欢处於弱势的感觉。

而且他在担心什么?反正女装只是一天的事,他大可玩的疯一点,然后选一个最浪漫的时间将自己的假发给拆下来,大喊欢乐大惊喜!最后逃之夭夭,这才是他要的完美结局、完美的恶搞整人计画。


想办法逆转。

「有可能吧?我的确会被一些奇怪的东西吸引。之前聊天说的什么言情电影是我乱掰的,我觉得活死人还是战争类型的才比较符合我的胃口。」

餐点上来了,不知怎地阿尔突然松了一口气,这是个找其他话题聊一聊的好时机,他们不能一直处於这个话题。


「像你就是个奇怪的人。」阿尔看着端上桌的白醬义大利面,该死的─这居然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你这是在夸奖我吗?」伊凡点得是最普通的红醬义大利面,真是符合他,毫无新样的烦腻口味。

「你觉得我在夸奖你?哇欧─你真是喜欢你自己。」阿尔调侃到,他讲的油腔滑调,这句话他讲得真真实实毫无虚假之意,他真的很想要认真的吐槽自己老师一次─为什么伊凡总能够这么骄傲自大的站在他头顶上?从前的老师可没有一个可以制伏的了他的!


「嗯哼─你可以这样认为,那么我也可以认为你是委婉性的答应了吗?」

「你说答应?我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提过了─而且我们只是出来吃个晚餐而已吧?身为一个老师可以这样随意与一个小他十一岁的女孩子交往?」

「我说过了,你也喜欢冒险,这点事对你来说可是乐在其中。」阿尔闷哼了声,讲得好像有多了解他一样,但令人愤恨的是─他一丁点儿都没说错。


阿尔转了圈眼珠子,要玩就来玩点大的。


「你要我的话,先来取悅我。」


伊凡放下了银制叉子,他神色自若的喝了口红酒。


「我会让你有个无法自拔的美好夜晚。」


「最好是─」阿尔小声的嚷嚷道,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开心起来的─绝不,但这真的很神经病,要一个人在快乐的节庆中故意让自己不开心实在有够无聊,但为了让他的计画完美结束,阿尔绝对会设法去挑战任何一点有关伊凡地雷的每个触发点。


「为什么你总能这么高高在上?」他故意将语调给放轻,好像真的是在询问一样,谁晓得现在阿尔的肚子里简直有股无法抒发的火气,他多想直接把餐桌上的红酒给洒往大鼻子的脸上,然后笑着说“你他妈不笑的表情还是比较帅,至少没有那么娘娘腔”,然后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包包直接走人。


「我的态度有让你不舒服吗?还真像我一个可爱的学生,他的名子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该死的小混帐。」阿尔倒吸了一口气,好像在示意著对方粗鲁的语言,实际上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名子居然直接被大喇喇的讲出还被砲轰,有哪个老师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他回家绝对要找他妈妈告状─


「你可以跟我谈谈他吗?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讨厌他。」阿尔微笑的说道,去你妈的你全家才都是该死的小混帐。

「恩─或许是他的好胜心也很强吧,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是要爬到我的头上来然后把我给逼得离职,但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的,我讨厌不在我掌控之内的事、包括人。」伊凡的眼神在一瞬间对到阿尔的眼睛,那就像是在跟他挑衅一样碍眼。

「听起来你占有慾还真强。你就没有想过他的心情是怎样的吗?」阿尔故意睁大自己的蓝色眼眸,他在试着把气氛调缓,实际上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眼睛带隐形眼镜久了而有点干涩罢了。

「我想我永远不会了解他的,除非他哪一天突然脑袋正常了,把我真正的当成了个老师后,而不是做为一个坏蛋,整天以为自己是正义的英雄─病的真不轻。」


阿尔抿了抿嘴,他塞下了一口义大利面好让他不在下一秒爆出脏话,一下子地连对方的祖宗十八袋都扯上了。

正当他打算放弃这个聊天话题的时候,阿尔突然听到了一个关键的词语。


「但我还挺喜欢他的。」


他脑袋顿时一热,有些诧异的望向坐在对面的男人,这句话就好像是在对自己说的一样,但事实上就是,而伊凡给了他一个微笑来当作回应。



「虽然他是个脑袋有些障碍的学生,但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不都是那个样吗?」伊凡又自然的吃起自己的餐点,好像根本不害臊自己所讲的话,「我教过的学生很多,只有他一个让我觉得有挑战性。」


「所以我喜欢他。」


阿尔又再听到第二遍关键词,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


「可─可是如果、他真的真的─很讨厌你呢?」阿尔突然觉得自己结巴了,该死的,他不能暴露,「你想要就这样一直冷战下去吗?」


伊凡望见女孩儿的蓝色眼睛闪过一丝失望。


「这样他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心意。」

阿尔觉得有点不甘心,因为他现在得以“艾米莉”的身分来接受这句唐突的话,而不能真正以“阿尔弗雷德”的立场去接受,尽管他可能会觉得很尴尬。


伊凡挑了挑眉,他用餐巾纸将自己的嘴吧清理干净后就起身拉着阿尔往餐厅外走去,还不忘提起他的小女生用包包。


「不用找了。」伊凡好像是在吃饭的时候就计算过价钱了,他将几张钞票直接丟在结帐台上就往大门走出去,一瞬间的寒气让阿尔顿时冷的要暴毙,但手掌心一直有股热度传来,那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一直以来他都非常讨厌的大鼻子魔王。


「嘿─你干嘛呢─」阿尔出了餐厅后才发现自己居然直接就被拎着走了,他的手还被紧紧的握着,他是小狗吗?不看好就会突然跑掉吗?

「我带你去个地方。」伊凡啧了一声,他似乎有些不满意对方一直想要挣脱的手,这让他不得不握得更紧,天杀的谁会想要在大街上做这种事啊?


他们走过了几条巷子和几条大街,穿越了一个马路后到了一条商店街,这里是阿尔最常逛的地方,他都是来这里买游戏机的。


「你来挑一个。」伊凡带着阿尔来到了一家游戏店前面,阿尔正在思考著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个地方,一个老师根本跟游戏店搭不起来阿─「挑一个礼物送给阿尔弗雷德。」

「你说给阿尔弗雷德?」阿尔皱起了眉头,搞什么飞机?现在是伊凡跟“艾米莉”在约会,虽然艾米莉就是阿尔弗雷德,但是谁会傻到带一个女伴出来然后买一个不属于自己伴侣的礼物?


「对,送给阿尔弗雷德。」伊凡点了点头,他的语调听起来格外轻松,好像根本不怕会被突然说自己是个混仗的一派坦然。

「我─我可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你不知道?我还以为问你一定会了解。」

「可是你不是跟他关系不好?」

「所以我想跟他变得好一点。」

「拜托─他觉得你是个超级大混蛋,是个天杀的臭大鼻子北极熊,他完全不喜欢你阿─你怎么会想要送他东西?」

「但我觉得你应该会知道他会喜欢些什么,你的金黄色长发和蓝色眼睛,与他相符的年龄和身高,在加上所有与他一样的吃饭动作和兴趣都一模一样─」


阿尔抬起头看着比他还要高一截的布拉金斯基,他望见对方淡紫色的眼神正专注的望着他。

他们两个刚刚都说了沙小?


伊凡满意的看着阿尔傻住的脸庞。


「说真的,你扮女装的样子还真可爱,可不可以之后每天我去上课都装成这样?这样我会教的比较好一些。」


随后他低下身子往阿尔的唇上轻轻一吻,没有很久,只是单纯的触碰而已。


「阿尔弗雷德•F•琼斯同学,你未来的作业会翻倍。」




阿尔骂了声操,他妈的等一下绝对要买一个贵死他的万圣节礼物。


评论(10)
热度(50)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