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節操

以写各种同人文为生的小生一枚,可以直接叫我d_节操,也可以叫我jck(Djcking),最喜欢APH,本命阿尔(米受)和冷战,也是个全员厨。
这里是放我简体过后的文章
主站痞客邦(众多同人文、繁体)→http://mlle105105.pixnet.net/blog
噗浪→https://www.plurk.com/falldownd
微博→http://www.weibo.com/p/1005055964341388/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御泽】薪火颂 番外

银河系和仙女座星系。

两百五十万光年的距离。

四十亿年后的相撞。

每小时四十万公里。

在这段漫长的宇宙时间,泽村荣纯可有许多故事可说了。


这些故事或许归功於在地球上所累积下来的习惯,他将日常发生的事给记录下来—是的,他写日记,大小事、重要或芝麻小事全都写进去。

写日记帮助他计算时间,也帮助他回顾历史,比如他已经离开了地球六年十个月又二十一天,而现在距离再累计多一天还差三十分钟。

当然这些时间在这颗星球上都不管用,泽村聪明的设立了一个计时器,一个可以计算人类时间的类时钟,有了这个他就能知道自己究竟离开了多久,好让他再次回到地球时可以减少时差。


话说回来了,地球,泽村荣纯明显还期望着自己能回到...

【御泽】薪火颂 24(完)

※有点晚发了抱歉。尾章约一万六千字,为保有阅读连贯性不做分段,请确认有足够时间阅读,劳烦各位


「御幸先生,那让我们把问题再重新问一遍……你愿意告诉我那本笔记本里头写了什么吗?」



他很乐意说个故事,说个带了点奇幻、携带着希望,有些甜蜜但又苦到深处的故事。

这个故事来自於他记忆的底层,是经过惊涛骇浪才被海水给带上来的潮,汪洋还捎给他一罐玻璃瓶,里头装着跑马灯般的过往、以及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它们散发着陈旧的气味,然而他只是嗅一口也能记忆鲜明的将那段经历娓娓道来。


御幸一也很乐意说个故事。

他知道唯有当自己能够如此坦然的面对过往、并且开口向众人倾诉时,那才算真正...

【御泽】薪火颂 23

泽村打开笔记本,将它摊在双腿上,就著月光和凉冷的地板便这么阅读起来,仿佛自己正阅读着他人的历史。


致:

能够看见这些文字的人。


短短的几行文字,这是第一页。


我的名字叫做泽村荣纯,来自一个你不需要晓得的星球,你只需要知道我即将离开,因此我想留下一点东西当作我曾经存在的证明。


你问我为什么需要用到一整本笔记本这么麻烦?事情是这样的,我有想过单纯的写封信就好了,但我发现我想写得东西蛮多的,几张纸完全无法满足接下来要说得事情—你可以当作一些奇幻故事来阅读,反正我只是想要写下之后生活中发生的一些琐事,有可能有些错字……就将就一下吧、哈哈,我已经听够语文老师跟我说得那些提醒了。...

【御泽】薪火颂 22

御幸愣在了洗碗槽前,一时间反被自己说过的话给打败。

「……干麻不说话,知道你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吧?」泽村的话里难得没有玩笑意味,他将洗好的盘子用干毛巾擦拭了一遍,又将它们一个个放回架子上:「……我说真的,你再不说点话我很尴尬。」


御幸这下才发现对方已经红了耳朵,从这边就能看出刚刚那句话出自真心。

「我只是很讶异你会这么说,」御幸一瞬间抓回组织语言的能力,盘起手笑着道:「我以为你会觉得我都在乱说话。」

「姆姆姆……等等,我会这样说不代表我不觉得你在乱说话,我还是认为你可以不要这么厚脸皮。」

「所以你是会害羞了?」

「说谁害羞了?只是很容易误会!」泽村试图给自己开脱,「像婆婆...

【御泽】薪火颂 21

05/15/2017

御幸一也盯着发光的屏幕,晚间十二点他的手机準时推送出一条提醒,在行事历上这一日被红笔给圈起来,这是他的习惯,御幸一向老派的将重要的日子在纸本月历上作记号。他在按键上简单的敲打了几个字,随即萤幕的亮光又暗下去。


在这一年他升上大学、在外头租了一间小公寓,空间不大,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那也是充斥著离奇和想像的二年,有的时候像这样的时刻—他在床上翻覆了十五分钟多的时候,他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一些往事,频繁的程度犹如他在拷贝某一段重要的历史,本能似乎提醒著他不能随意忘去。


御幸一也承认,他在不安,而这份不安感源自於现在过度反常的平和。

多虑的他仍然相信某天泽村会开...

【御泽】薪火颂 20

如果你不解决问题,问题就会来解决你。泽村深刻的体会了这句话的珍谛。

从別的星际来的使者不得不承认,地球上人类的智慧有时真的不容小觑,尤其是那个叫御幸一也的男人。


而此时坐在草坡上的泽村,也不得不去思考有关于自身存在的问题。

刚被发现身份时,他曾说着好听的话来掩盖他的惊慌,然而此刻泽村也不敢明讲当时他其实完全没有算盘,这又是另一顿的说教了。


但不能忽视的是,当时在心底的确有这么一个微弱的声音反问著自己:难道被发现身份是很糟糕的事吗?

难道他们真的是如此不一样的生物吗?

在这十年的生活和观察下来,泽村荣纯并不觉得自己和地球上的人类有什么差异,顶多多了某些能力、身上某些部位不...

【御泽】薪火颂 19

起飞时,飞机在跑道上进行加速滑行,直至起飞速度时即可仰起机头离开地面。

同样的道理放在泽村荣纯身上,然而当他再次随着重力向下滚落的时候,便宣告著第九次的起飞失败。


「……滚草地好玩吗泽村。」御幸坐在草坡的高处,大腿上还摆著几本自修课本,他觉得自己像午后带着宠物犬在草地上嬉戏的主人。

「好好看你的书御幸一也!不是要考试了!」泽村在下坡处往上大喊道,音量大的练习馆内其他的队友都能听见,「最后一次!一定可以叫出来!」

御幸看着不嫌疲累的左投怒气冲冲的朝他走上来,像是无法张开翅膀的主因就是他造成的一样,御幸索性将手机的灯光关上、阖起摆在腿间的书本。


「怎么、不看了吗!」泽村的音量依旧...

【御泽】薪火颂 18

「……辈、御幸前辈。」

呼唤的声音穿过他层层的记忆,御幸五指抓着手机,似乎深怕手里的东西掉下来。

「御幸前辈,您还在吗?」

「呃、抱歉,我们刚刚说到哪里?」御幸捏了下眉间皱起的痕迹,他不自在的伸展了一会手臂。

「金褐色的眼睛。」奥村贴心的重新提醒了一遍,「这是我能告诉您的全部,我等会还有事,先掛断了。」

「好,谢谢你愿意说这么多。」

「是的,所以作为谢礼,等您查清楚一切记得跟我回覆。」

他们的对话至此中断,随着御幸的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他的心也跟著沉了下来。


「仓持,我想出个门。」御幸看着墙上的钟,说着便开始整理起背包,「你可以留下来帮我整理那些东西吗?」

御幸指著房间...

【御泽】薪火颂 17

他们扫了一遍电话簿,把尚未改手机号码、透过同学得到的联络方式,反正不管从何而来、能够联络上的都通通打了一次,只为了确认所有高中队友的出生日期。


「没有人在这一天生日。」仓持再次划掉一个名单,第一次觉得自己用尽了所有耐性。

他们不只问了有关个人的生日日期,也问了一些其他需要调查的资料,比如关于羽毛的记忆,甚至直接询问对高中的天使年代有没有印象,然而每一通打下来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东条的划掉。」御幸掛断手机,眼神已经飘到下一个联络对象—奥村光舟。

奥村的手机是由濑户提供,然而这支电话是身为友人的他也认证数一数二难打的,对方要不是手机静音、就是直接果断的关机,据濑户统计下来或许十...

【御泽】薪火颂 16

「御幸一也、你怎么会想来大学?」


大学时期的队友曾经这么问过他,当时的他随意呼咙了几句,心底却也被这个提问一下子打乱了心神。

早在他毕业以前就有好几家球探来打听过、甚至邀请他进入职棒。

不是没有考虑过,然而高三的他依旧将那些邀约一一回绝,他还不打算那么迅速便进入职场的世界,但御幸知道这并不是自己推辞的真正主因,只是如今已经升上大三的他早就忘了为何当时会被推向这所大学、自己又是为何在高中的甲子园一结束就立刻开始埋头苦读,好像未来的道路根本没有职棒这个选项。


御幸一也不只一次在晚上入睡前认真的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大胆且充满幻想的假设过:或许从高中毕业以来、直到现在的他都还在梦游当中...

©d_節操 | Powered by LOFTER